久栀不槿

栀槿莨莨,未知何似
渣浪@魔法少女周泽楷
失踪人口,写文即诈尸...

【双队】《027033》

文/槿初

距离韩灏从自己手上逃走又过了一个月余,周浩百无聊赖的坐在二队审讯室里,良好的警员素质不允许他趴坐在座位上,原本直挺挺的腰杆只是略微弓起。

刚审讯完一个小偷小摸的犯人,在周浩大篇大论的思想指导下,犯人终于认了罪并示以悔过之心,周浩示意做完笔录的崇越将人带出去,自己则安静的坐下来发呆。

他开始越发的懒,半合着眸子,原本就小的眼睛就快要眯的看不见。

除了每天处理些鸡毛蒜皮的小案件外,多余的时间里周浩都会想一想韩灏,那个混蛋自从说完“我会回来找的你”后就再了无音信,在这些日居月诸的日子里,他没有darker的消息,也没再见过韩灏。

时间总是给人一种模糊不清的错觉,周浩掰着指头算了算,自己已经足有一个月没见到韩灏了,换而言之,也想了他一个月。如果想念有力度,韩灏该是打了不少喷嚏了吧,周浩在心里画起圈圈,诅咒道:喷死你丫个混蛋。

审讯室里只安放了一盏专用台灯,橙黄的灯光打在木制的桌案上,可以看见空气中漂浮的轻微的飘絮。周浩伸手将灯关上,继而又打开,关上,又打开,小小的审讯室里只剩下开关键的啪嗒声和周浩轻声的呼吸。灯光明暗之间他才意识到这间屋子的空荡,掩不住一个人泛滥的孤寂。

周浩又想起专案组那间在大航母上的审讯室,虽然自己没有进去过,但每次路过的时候总会瞄上一眼,真是又大又高端啊,想的他都想去专案组绕上一圈了。

这几年,凡是关于darker的案子,精英队都会转交给专案组接手。虽然警员的愿望应该是世界和平,周浩却自暴自弃的冀望darker能小小的出现下。他曾在丁局面前夸下海口,只要darker出现,韩灏就会出现,韩灏出现,我就必须出现。可事实上,只有他一个人停留在原地罢了。

周浩思忖了良久,觉得今天不会再有大案子来了,他也相信精英队的能力,在没有队长英明的指导下也能出色的完成任务,所以他想驱车去专案组瞧瞧。周浩起身将摄影机关机,转过身轻轻带上门。

一路上安静的出奇,半个人影都没见着,周浩嘀咕了一句:“这群小兔崽子都跑哪去了?没个精英队的样子!”终于在转角处遇到了门卫大爷,对方则是一脸惊讶的问:“二队长,这都下班了您还没走呐?”

下班了?难怪出来感觉和平时不一样,周浩反射性的抬手想看表,看着空荡荡的手腕才发现今天没有戴表出来。余光瞄到隔壁房间的挂钟,时针稳稳的停在八上,这才面露一笑对大爷说道:“在整理些档案,这不,刚准备走呢。”

“辛苦了,路上小心啊。”说完大爷提溜着手电上了楼。

周浩整了整领带结,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嘟囔:“这帮小兔崽子,下班了都不来支会一声,明天点名批评!”走出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便只好穿着警服回家,思绪又飘去专案组,凭什么他们可以不穿警服!老子穿皮夹克一定帅!

路灯忽闪忽闪的,把路过的影子拖的老长。在一盏快要退休的路灯下,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卖部,周浩总是会在这里买上两包烟,因为这里的中南海只要三块,而今天他又捎上了两罐啤酒。他不能多喝,也不敢多喝,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的酒量不咋地,买酒只是为了浇愁罢了。

边喝边走,到家的时候,第二罐啤酒都快要见底,周浩掏出钥匙对了老半天门孔,好一下子才把门打开,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往沙发上倒去,意识到手上还有剩的啤酒,他伸长了手要把罐子搁到茶几上去,手扫到不明物体,“哐铛”一声落地,发出巨响。

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入大脑,周浩好似一下子就醒了,他看着地上破裂的相框,伸手便要捡,手指擦过碎玻璃划开了一道小口子,血顺着凌乱的碎渣蔓延开。

周浩找出邦迪贴上,血很快被止住,但麻麻的痛感一直消不下去,他开始体会人们常说的“伤口越小,往往越痛。”的道理,他脱力的倒回沙发上,侧过头又望向地上的相框,那是他和韩灏的毕业双人照,青涩的面容映照出青葱的岁月,而这样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酒精很快上了头,周浩闭上眼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又变回神清气爽的精英队队长。周浩的警服上还残留着昨晚的酒气,微弱的,不易察觉的。回到二队的科室,周浩首先揪着队员一通说教。“崇越,你还有你你你,还把不把我放眼里了?昨晚下班竟没有一个人通知我,扣工资!”

“诶,别别别....”

“做俯卧撑!”

“队长英明!”

其实他也没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理了理袖口,对崇越道:“我去专案组一趟,有什么事你们看着处理。”

“队长,你去专案组干啥,没啥可取的情报啊,而且你看,咱这水也够...”崇越看着自家队长愈发阴沉的脸色,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拉起身旁的小刘,挺直腰杆,“队长一路好走!”

周浩本来想开着警车去的,到了停车场才被通知队里的配车出了小故障拿去检修了,万般无奈下,他从犄角旮旯翻出有些年头的小毛驴,一路乘风去了专案组。

进了大航母,梁音骑着代步车从周浩身边飘过:“哟二队长,受伤啦,可不要乱吃药哦。”

“诶你这个小鬼怎么说话呢,有病才吃药。”

梁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活人就是矫情。”

“小鬼你这个思想我上一季就想说了,多跟精英队学学,摆正人生观。诶你别走,你....”

“二队长,你怎么有空来啊。”

周浩转身正对上迎面走来的穆剑云,“云啊,我谨代表二队全队来进行破案交流的。”

“据我所知,丁局并没有这样的计划,而且二队长你,”罗飞拿起桌上的酸奶喝了一口,“胡子没刮好,衣服上有轻微的酒味,头发塌下来一撮,显然是临时过来的。”余光瞥到门口的小毛驴,“二队长你可别是酒驾啊。”

周浩摸摸胡子,嗅嗅衣服,又撸了把头发,刚想说话就被罗飞打断:“皮肤变差了,来点?”说完举起手中的酸奶瓶。

“去去去,你才需要酸奶。”

“通知单出现了!顺平路235号!”曾日华跑进来喊道。

“个斑...”马字还没出口,熊原就感到身边嗖的一阵风掠过,转眼二队长已经驾着小毛驴扬长而去。耳边只剩下尹剑气急败坏的喊声:“枪,枪!二队长,我的枪。”

弧长的熊原终于回过神来:“他今天吃炸药了?怎么比我还猛。”

大家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周浩冲出去的时候也没多想,通知单一旦出现就意味着韩灏也可能出现,无论如何他都要当面和韩灏说清楚。情急之下抓起一旁的枪就跑,现在仔细一想,自己也是带了配枪出来的。

顺平路是羊肠九曲的小巷,蜿蜒在一排排高楼的边角。夜晚的巷子青的发黑,昏暗的灯光映出墙上缀满的斑驳暗绿色的苔藓,视线变得模糊不清。

靠近巷尾的转角有个黑影在攒动,周浩试探性的朝他喊了声:“韩灏!”没想到对方稍愣了一下,快步弯进转角,隐没了身影。周浩连忙丢下小毛驴追踪过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寂静的巷子变得嘈杂起来。终于,两人体力不支,在某个角落结束了这场追逐。

周浩掏出自己的配枪,打开保险指向对面的韩灏:“我警告你啊,不许动!我开了保险的!”

韩灏向后退了一步,俨然准备转身继续跑,周浩见此大声喝道:“你别逼我开枪!别以为我不敢!有什么事是我们不可以商量的嘛。”

听到这句,韩灏抬了抬帽檐,“没得商量,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你别想插手。”

“我说过,你是一名警察,无论做了什么,你都应该正面去面对。韩灏,我们都到了不能逃避的地步,我抓你是出于对警局的职责,而放你走....是我个人的原因。”

“那就继续放我走,回警局,不可能!”

“所有的事都该有解决的方法,你要这样躲到什么时候?”说完周浩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扔给韩灏,“不能再逃避了,来一场男人间真正的对决吧。”

韩灏伸手接了枪却不为所动,帽檐掩住了眼里所有的情绪,周浩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便向前跨了一步。一瞬间韩灏打开保险,抬枪直指周浩,“解决不了的,我不想牵连你,这些事我自己会去查。”

“可你欠我一个解释。”周浩语气低沉下来,“还有一年份的点卡。”

“点卡是你欠我的,现在,我不要了。”

周浩气的拿枪的手都开始发颤,眼里爆出的血丝在黑暗中尤为明显,“你他妈说不要就不要了,那我呢!谁出来赔我。”谁来赔我这些年浪费的感情,在家里摆满你的照片,被别人说是同性恋,熟人出来解围,结果在他们眼中只是同学。

“对不起。”沉默过后只能吐出这一句。

周浩深呼一口气,平静下来对眼前人说道:“想对得起我的话,现在就拿着枪,面对我。”

说完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久到以为这个夜晚就要这样过去。

周浩拿枪的手快要支撑不住,他松了松手腕,重新抬枪指向韩灏,“韩灏,同学,同事,爱人,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法不外乎人情,我有我该做的事。”

两人僵持不下,韩灏盯着周浩扣在击发器上的手指,周浩则是看向韩灏的脸,继而沉了沉眸子,开口道:“真的是最后一次。”

周浩扣下了扳机,与此同时的瞬间,韩灏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也一把按下扳机。

两下扣发,一声枪响。

没有装消音器的枪声划破寂静的黑夜,躁动的,还有周浩胸口蓬出的血花。

周浩向后踉跄了两步,可他的眼一直看着韩灏的脸,把对方惊讶的表情尽收于眼底。眼神中迸发出的并不是绝望,也非解脱。他想嘲笑韩灏的表情,咳咳两声却吐出一口血。最后体力不支,跪倒在地。胃里泛上来的血带着股酸涩,这滋味真不好,他想。

韩灏慌乱的向倒下的人影跑去,一把跪在地上,托起周浩的上半身,手拼命想堵住不断渗血的胸口,着了魔似的一遍遍问着:“为什么?为什么....”

周浩还想说话,可伤口疼的厉害,到嘴的话又变成两声夹血的咳嗽。

韩灏抓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枪,枪口逼近自己的太阳穴,果断的扣下扳机。一声,没有响,两声,三声.....

“不用试了,最后一颗,在我这里。”周浩抬手想指向自己的胸口,整个手颤颤巍巍的,眼看就要脱力,却在半空被韩灏握住。他想拾起周浩的配枪再来一次,却在拿起的瞬间愣住。

“弹夹呢!你的弹夹呢!”他只有怒吼才能控制住自己。

韩灏弓着身子,把脸埋在双臂之间,他痛哭,咆哮,痛苦不堪,他不敢看周浩血色尽失的脸,更不敢面对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

“为什么.....”不是质问的语气,却带着不可忽视的绝望。

“韩灏,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可我愿意相信你,因为我是你兄弟。”

“三,二,一,收队。”

这是周浩说的最后一句话,声音很轻,语速很慢,贴着韩灏的耳朵传入心底。

这里的夜晚很平静,人烟渺渺,这里的夜晚很嘈杂,有人失声痛哭。

警笛的声音很快从巷口传来,韩灏扶着周浩躺下,撕下他的警员编号紧握在手里,指尖因此微微泛白。他看了周浩最后一眼,随即起身向后面跑去,没了身影。

网吧内,有一名黑衣男子隐在角落上机,屏幕下方是滚动的即时新闻:公安局二队长因公殉职,嫌犯外逃,警方正在极力追捕当中。

“老板,拿瓶饮料。”

“喝什么?”

“可乐。”

“.....双份。”

评论(18)
热度(24)

© 久栀不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