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栀不槿

栀槿莨莨,未知何似
渣浪@魔法少女周泽楷
失踪人口,写文即诈尸...

【JC】《猜猜我家意大利喵是什么品种》



文/槿初

乔西


[1]

燕雀鸣啼,清晨一缕阳光悄悄从屋子一角的格窗间走进来。

昏暗的房间丝毫没有受到光线的干扰,床上四肢交缠的两人呼吸平稳,似是在美梦中流连不知返。

一夜纵欲带来的不仅是快感,还有如麻的腰痛。

——西撒如是想。

耳边乔瑟夫的鼾声大作,呼噜呼噜的响声直溜进耳蜗,吵得人再也无心入眠。

西撒心里腾起烦躁的小火苗,平日也不见jojo那家伙独奏交响曲啊,难道真是昨晚做嗨了?

耳边的呼噜声反复的刷着存在感,情绪涌上心头,西撒决定一定要把jojo从他身边踢开,就让他带着他的鼾一起滚去地上吧!

西撒微微睁开眼,逆光笼罩下的轮廓光影交叠般融入阴影中,光线迫不及待调涌入双瞳,洒下了一片金光四溢。

抬手揉了揉眼窝,头上两只耳朵跟着灵活的抖动了两下。

等等

..........

耳朵?!!

意识被紧急召回,头上奇异的感觉形成一种莫名的压迫,压得他找不回思绪。西撒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他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

随即猛地起身试图寻找镜子一探究竟,却在半途压到一节不知名之物又猛地倒回床垫上。

好疼......

手指摸索到横在床上的那一截障碍物,绕到眼前定睛一看,这般的细长...这淡色的虎斑纹....

这...这......

这分明是一截猫尾!

反应过来的西撒整个人都不好了。

躁动无疑吵醒了一旁的乔瑟夫,在他星眼朦胧的瞳孔中映出了枕边人顶着一对猫耳手握尾巴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模样。

..............

寂静一片

........

突发的打击导致西撒愣住了神,而无言的乔瑟夫则是纯粹被恋人可爱的扮相萌住了。

良久,乔瑟夫伸手抚上西撒萌动的双耳,揉捏一番后,道:“西撒你....原来是猫妖嘛。”

“喵!” 「滚!」

“喵喵喵” 「怎么回事!jojo,我说不出话了!」

在西撒茫然之际,乔瑟夫倾身一把抱住了他,手继续在耳朵上揩着油,安慰道:“没事的西撒,你是猫妖我也爱。”

一巴掌呼上!


[2]

打闹归打闹,眼下最重要还是尽快找到解决办法。

在决定去找Lisalisa老师商议之前,西撒说什么都要遮掩一番,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乔瑟夫那样神经大条的。

“这不是挺萌的嘛。”被吐槽的乔瑟夫默默小声嘟囔道。

首先是这对惹人眼目的猫耳,耳根隐在金发后探出个小头,越发显得娇小可爱,被乔瑟夫盯久了还会害羞的抖动,完全就是一只猫的姿态啊。

这么想着,乔瑟夫又起了挑逗之心,而伸出的手却在到达目标之前被无情的拦截。直到对上西撒愠怒的眼神,他才灿灿收了手。

随后拿起一旁衣帽架上的帽子扣在了西撒头上,勉强能把猫耳遮住吧,如果忽略帽子被顶出的部分。

好似是很在意这样的结果,西撒缩到床边双手扯住帽子独自鼓捣起来,而乔瑟夫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注视着这只意大利萌宠。

目光微微下滑,又锁定到不知何时默默缠上自己小腿的猫尾,看起来细细长长的一截,绒毛擦过时还引起了一片瘙痒,一路痒到了乔瑟夫心底。

根部紧连背脊尾端,内裤无法包容就只能松松垮垮的拉耸在尾根下端,露出了一片好春光。

股间还泛着昨夜留下的痕迹,透着殷粉的皮肤裸露在内裤边缘,遮不住内侧星星点点的红草莓,看起来色情又可口。乔瑟夫不自觉舔了下干燥的嘴唇,随即双膝下跪凑近对面人的后颈,一手滑进西撒的股沟,一手抚弄上猫尾。

“喵!”西撒晃动着耳朵回头怒视乔瑟夫,俨然一只愠怒的小猫。

两人贴的极近,呼吸间都是对方的味道,隐约间还夹杂着未来得及散去的情动的滋味。

但!乔瑟夫是这么惧怕老婆的人嘛,答案是否定的。

他的手依旧雷打不动的在西撒股间徘徊,所及之处轻擦过红肿的后xue,一个猝不及防的收缩将他的手指紧紧夹住,啧,要命的敏感。

然抚弄着尾巴的手也不忘辛勤劳作,他启唇轻轻擦过耳廓,说话间还细磨着耳根,“你看,它喜欢我呢。”

“轰——”

红晕迅速爬上西撒的脸颊,犹如一下了炸开了锅,收不回来了。只剩嘤嘤呀呀的声音泻出唇间,连双手都不知如何摆放起来。

对视间,只见乔瑟夫突然捌过头捂住了脸,嘴里还碎碎念着「我的西撒酱怎么这么可爱」云云。

红着脸的西撒酱一把抢过尾巴扔到身后,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感了,啊——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最终的方案只能是将尾巴塞进剪了洞的裤子里,里里外外都裹好,待西撒能熟练控制尾巴后,就能向地而垂,尽量避免一激动就翘尾的尴尬。

乔瑟夫思考许久,似是想到了什么,大手倏地按上西撒圆润的臀部,露出一副「为了防止你突然翘起春光乍现还是由你亲亲老公帮遮着吧」的理所当然的嘴脸。

当然,最后被西撒的泡泡波纹给收拾了。


[3]

待两人整装待发去找LisaLisa老师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五月的意大利骄阳似火,水泥的地板被晒的滚烫滚烫,恨不得腾出丝丝热气。阳光从密密麻麻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了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西撒刻意的装扮无疑引得路人纷纷注目,他不禁又将帽沿向下压了些许,快步走过。

耳朵受到挤压传来一丝痛感,西撒心想:为什么我不是折耳猫呢!

LisaLisa老师给出的方案很简单,“晦朔合离,斗见移辰,渡阳毋止。”见两人皆是一副茫然之象,她解释道:“晚上的时候来一发就好。”

“咳咳。”LisaLisa老师是他们的前辈,这样毫不遮掩的讨论这个问题让两人羞得一时接不上话。

临走之前,LisaLisa特意单独叫住了乔瑟夫,神秘兮兮的拿出一个方盒,又神秘兮兮的嘱咐他今晚会用得上便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打开一看,里面竟是躺着一株猫薄荷!!

三三如此腹黑让他都快招架不住了。


[4]

仲夏长夜漫漫,床上的人在辛勤耕耘,屋外的月亮高高挂起,月色中隐着几声甜腻的呻吟。

路边花草的芳香弥漫,白云之风下,所有的一切都消散在风中。

“jojo你看,恢复正常了!真是太好了。”

耳边传来兴奋的叫喊声,乔瑟夫闭着眼,嘴角扯出上翘的弧度,静静聆听他可爱的恋人,转身时却又小声嘟囔道:“我还没玩够呢这就变回去啦。”


——————————喜欢甜的到这止步吧————————————


乔瑟夫睁眼时感受到了来自光线强烈的刺激,眼睛微微泛着痛。

啊——又睡到了中午啊。

他从左侧的床边起身,一把拉开窗帘,大片的阳光挤入屋中,驱散了房中原本的阴冷。

夏日芳草的清香,微风拂面而过,嗯,是意大利的味道。

换上一身正装,乔瑟夫转身踏进了洗漱间,将台上奄奄的鸢尾换新。最后抬眼望向镜中的自己,整理领带的手松了又松,沉了沉眼眸,才开口道:

“我又梦见你了,西撒。”



【完】


给西撒小天使迟来的生贺

评论
热度(5)

© 久栀不槿 | Powered by LOFTER